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詹绍智的博客

闲情偶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繁花与雪泥鸿爪  

2015-09-10 17:33:14|  分类: 视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、繁花

吴塘,工作第一站,十年,雪泥鸿爪,却也闲敲棋子落灯花。

怎么去形容这十年呢?线性生活,单调的周转。

囿于场地偏安一隅,出现两个方阵。在其岗位者,抬眼浮华;芸芸众生者,三点一线。外来教师的众多决定了圈子的狭小,圈子的小决定了人际关系的朴素,朴素的认知范围成就了世界的边际。

十年一轮回,对于吴塘,一语成谶!2000年谋划播种,2010年被悄悄收割;2004年建好,2014年整体搬迁完毕……

每个吴塘人都记着:满目荒草,教师手割;满目青葱,教师手栽。吴塘的地址是常州西门外大街,吴塘的底气是从不输于中心校,吴塘的远交近攻得来的农字头是“省字号”。

每个吴塘人都目视过:学生的“老师”好,高三毕业临行的鞭炮和8:88分配着升旗的车队,闷热难耐的食堂二楼和蚊虫成蝇的后排实训楼,整齐划一的学生跑步,放学后袅袅炊烟的小区生活。

每个吴塘人都想着:随叫随到的作息,想出就出的大门,相种就种的菜地。

每个吴塘人都释怀着:全市唯一办公室没有空调的事业单位,全市农村唯一工作餐需要收费的学校,全市唯一教师住宿舍需要收取月租和水电费的学校,全市唯一被合并后不哭穷反而送温暖送补助的学校,全市唯一全体教职工被蒙在鼓里而被收编的学校。

今天回头看,合并是必然,也是好事。普通教师本来就没有得到什么,也不存在失去什么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;在其位者,安置的很好,也有自己的归属和一片天地。

 朴素和能做事是吴塘倔强生存的本能和本性。人与人之间补台是形成合力,至今不散的要素。凡吴塘人,肯定能顶的上。

 溜走的是时间,流逝的是岁月,在逝去的光阴中我们曾经拥有很多可心的同事,他们爱岗敬业、甘为人梯或默默奉献,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诠释着生活的价值。看看各条线上的,一片繁花。

 

二、雪泥鸿爪

   教师节这天,形式大于内容。满屏的祝福,我的回答是:我只不过在伊斯兰地区传播基督教的教徒而已。

今天是丹枫白露后的第二天,天气出奇的好,至少,我所认识并尊敬的那些同业,他们感受到了这种从未有过的冷。

在道德化和标杆话日益凸显,人前捧人后损,霸权思维和解构嬉皮日益成为生活道具的今天,我赫然发现,教育,鲜有印象深刻的。这是过往从未有过的单薄。

站在有着31个“节日”的门槛上回望,我曾经立身的业界,伤痕累累,奔走呼号之声不绝,放眼望去,一片狼藉,举目疮痍。

可以说,整体而言,中国教育界屡遭羞辱讥嘲,对真相无用,对正义乏力,对共识缺乏,却工作倦怠,对生活消极,对爱与责任蜕化……从本已经世俗化的圣坛跌落灰尘,失去了往昔残存的职业尊严和荣耀。

这是一个技术、政治、世道和商业四重力量共同瓦解中国教育传统情怀的时代,谈情怀,谈坚守,从主流而边缘,已经成为整个社会包括教育业非常奢侈的话题。

但是,一旦真的放弃,所有的正确与错误,争辩与妥协,一切皆若过眼烟云。作为工作十年的我,自有切肤之感。

即便在黑暗里,在废墟里,在举目的疮痍里,依然有许多新的东西在野蛮生长——翻转课堂、慕课、微课……但我相信,尽管它未必是我们的救世主,它要去的世界未必是我们想去的,但它肯定不是我们的陌路人。

米沃什在《从我所在的地方出发》里写道:尽管我所处的时代有着莫大的残酷性,但我仍然要赞扬它,我不向往任何别的时代。

是的。这句话对于被禁锢的心灵来说,意味深长。我们有着与众不同的幸运,得以窥见社会夹缝中生存的教育,甚至窥见日益功利化世俗化的教育。

任其事,成己心,足矣。

1.技术主导重塑教育生态

技术的进步,赋权于普通人,让普通人拥有了非同寻常的权力。万物静默为听一声的世界,被众声喧哗所取代。人们开始说话。技术进步开始重塑社会结构,也重塑教育生态,重塑权力体系话语体系。白板、交互式白板,微课,微格教室,翻转课堂,慕课,在线教育,百词斩、信息化……这一过程远未完成,而且刚刚开始加速。

每一次代际更迭,傲立者凤毛麟角。我们需要不断是适应技术带来的变革,不断的在青年教师的路上,在自我忙碌于展示课花哨的争扎中前行。

2.生存的压力不会消减

在我10年的从业生涯中,从官方到民间,从中枢到边缘,从南方到北方,从东方到西方,千山万水之后,我从来没有感到像2015年的那种压力和窒息感,即便我已经只是附骥于教育链的末梢而生活的人。2014年和2015年教育系统《双十规定》、大字报式的《师德承诺》、教育部《师德标准》的量化和教育部长的“四个凡是”。

首先是大环境、日益边缘化和差距的丹阳教育。

其次是普职比例严重失调,对高端教育缺乏前瞻的认知。

再次,单位中没有职业认同感。

过去的成就或许我们可以沾沾自喜,但是在日益逼仄的现实语境中,我们还有多少回旋的空间。

面对苏锡常发展内涵的差距,面对苏南办学品位的差距,面对生源茕茕孑立的差距,面对现代职教体系终端的差距,面对地方政府支持的差距,面对办学掣肘的差距,面对对接模式与对口单招一枝独大的差距,面对理实一体形影相吊的差距……如果说过去的增长源于两个空间:家长无知的空间和政策红利的空间,那么这两个空间用完了呢?我们只能回归自耕地,还得看看家底。

3.职业倦怠与戾气横行

天使背对着未来,他看到以往逃亡所遗留下来的残骸正在腐败并发出恶臭,他被这一刻的强烈感受推入未来……”本雅明在评论保罗?克利的画作《历史的天使》飞向未来时所说的,完全可以用来描述当下教师的转身。看看建山学校幼儿死亡的例子,我们还能指望什么?

一个行业不好过于聚焦闪光灯下,聚焦意味着丧失或者缺失。

4.梦想不再

最高指示能产生梦想,最高指示也能捣碎白日梦。对打碎了的传统文化的重新拾起,对核心价值观的普及,对四仪八礼的铺陈,对去行政化的直说不做,对辽宁日报的讥讽……

窝巢不再,甚至被捅。只有残存的余晖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