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詹绍智的博客

闲情偶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又是一年招生季(三)教育能改变命运吗?  

2013-04-22 10:57:57|  分类: 白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早,看见丹阳日报教育专版上有篇文章《教育还能改变命运吗?》

阅过之后颇有感触。

    近日有媒体称调查显示,超两成受访者不相信“教育能够改变命运”,北京的这一比率高达37.2%。细读该调查会发现,问卷设计者摆出上述调查数据,意在证明教育不公正的程度有多高。该问卷的拟定预设了这样一层逻辑:教育不能改变命运,源于教育不公平。人们很快被导向进入如下讨论议题:全国各地的教育不公平有多严重,北京为什么尤其不公平,等等。

教育不公广泛存在。但依据是否相信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人群比例数,来推断教育不公的严重程度,并没有充分的合理性。人们对教育改变命运的执迷,反映了这个时代普遍存在的懒惰情绪。

“命运”这个概念与上古时期的哲学、宗教甚至巫术都有点关系。命运可算总账也可算小账。宏观上,有人认为命运是既定的、不可改变的,而生命过程是动态变化的,因此只有死后才可论断命运。微观上,后一段生命状况与前一段不同,就算命运有了变化,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,以及术士试图推测命运遭际,着眼的正是生命过程中的这种变化。世俗中讲的改变命运,即指微观的命运小账,而且通常特指积极改变,强调后一阶段优于上一阶段。

三十年前,当人们被问及教育是否可以改变命运时,大家都异常地肯定,点头的时候恨不得把脑袋点到地上。前推一百年,清末民初,胡适、徐悲鸿等一大批新青年漂洋过海去留学,归国后基本也都混得不错,这代人改变了民国的时代风气,也挥洒出自己颇具时代特色的个人命运。

在这两个承前启后的大时代,知识青年纷纷通过思想文化改变了命运,基本过上了想过的生活。这容易给人一种错觉,仿佛是教育改变了命运。其实,改变他们命运的,是教育赋予他们的智识与能力,而非教育(尤其是学校教育)本身。

当年沈从文小学都没有念完,凭什么执掌北大文学教席?凭的不是小学文凭,乃是鼎鼎有名的小说创作。知识可以影响命运,这是毫无疑问的,“知识就是力量”(培根)。转而说“知识改变命运”,勉强也成立。教育传授的就是文化智识,因此“教育改变命运”,听起来似乎就有几分道理。

但概念经过这几重转换,内涵与外延已经发生了变化。在不同的时代,教育与文化智识的内涵,既有叠合,更有错位和背离。如果某些教育,有违人类身体和思想的自由生长,与文化的规律相背离,如法西斯或具邪教特征的教育,不仅不能积极改变命运,还会毁掉一个人。

教育决不是孤立的事业,教育改变人的命运,最终一定要通过社会化来完成。文革后一代与清末民初,教育资源极其紧缺,人才供不应求。今天,国家不再包分配,人才市场供求倒挂,仅靠受教育而改变命运已不可能。若无真才实学,“海归”就能变“海带”(待)。更多北京受访者不认可教育改变命运,正说明北京的市场化程度比其他地区更高。

从时代大势看,市场竞争体制全面接管了对人才命运的整体安排。但在操作细节上,文凭区隔仍是绝大多数企事业单位选录人才的总纲领。它沿袭了计划经济时代的思维,既简洁省力,又粗暴少恩。尽管屡被诟病,但巨大的惯性一时还难以动摇。它保留并迎合了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群众期待,尽管这期待既过时又荒谬。

教育可以提高个人素质,却不足以改变命运。暂撇开不可知论,命运其实事关奋斗,受教育只是奋斗的一环而非全部。人才交到市场后,剥离了学历以及年龄、性别、民族等种种歧视之后,已经成为命运的主人,而大时代推其波助其澜。指望仅仅通过受教育改变命运,是懒惰的,更是对自身生命力的藐视与不负责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