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詹绍智的博客

闲情偶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价值危机  

2013-03-13 09:44:52|  分类: 白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和学生讲过,中国是没有信仰的民族,没有忏悔之心和虔诚心态,活的世俗!

前几天去刘国钧学校,感受到文化立校的魅力。眼睁睁的看着校园里小不点们摇头晃脑,家长们飞扬跋扈,不可思议的土地上每天演绎着神奇的事件,心中有块垒。

当前中国的危机根本上是价值危机,即价值观念、价值秩序和价值形态的系统性危机。这一危机既表现为健康的公正的善的价值,往往敌不过病态的不义的恶的负面价值,还表现为两种片面的合理性之冲突。
  着眼于价值危机的负面问题,如果说在改革开放之前,主要表现为极左的反智、精神的虚妄和对人道的践踏,那么,改革开放以来,价值危机则可以概括为权力的贪婪、物欲的横流和廉耻的丧失。“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”,价值危机就属于“不可活”的“自作孽”。
  从民族的和历史的角度看,中国的价值危机在于以人伦日用、富贵寿善为其追求的农民或地主的价值观,遭遇到西方工商文明追逐利益、讲究理性的商业价值观的挑战,从激于道义的反抗到拥抱其物质文明,但对作为其灵魂的规则、规范、道德观和价值观,则视为能够规避就规避的手段,甚至从意识形态上加以拒绝和批判。
  当代价值危机的问题,用先贤的话说,是天下文明的问题.价值危机己经造成仁义的梗塞、文明的失血、人性的晦暗、生活的恶俗和社会的溃败。

这里说的价值,不止是指人们的价值观,而是包括“价值观念”、“价值秩序”和“价值形态”在内的整个价值系统,我们的整个价值系统都出现了严重问题!
  一方面,现代性的价值和传统价值中优秀的合理的成份,没有在整个社会中鲜明地确立起来,善恶正邪处于激烈的冲突和交锋之中,善的正的价值的战斗力建设力,甚至往往难以抵挡恶的邪的负面价值的侵蚀力破坏力;另一方面,在社会转型期相当普遍的价值冲突现象,即并非善恶正邪二元对立,而是“两个片面的合理性”或两种平权的价值之间的冲突--冲突的每一方都往往自以为是,将对方脸谱化甚至妖魔化的--问题,我们还缺乏清醒认知,也谈不上确立有效的沟通渠道和解决途径,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包括官民、左右、精英草根、体制内外的矛盾。
  上述两方面价值问题相互交织,导致社会持续的难以遏制的价值溃败——社会的溃败是社会关系社会组织的溃败,更是价值和人的精神的溃败。从负面问题看,如果说价值危机在改革开放之前可以概括为“极左的反智”、“精神的虚妄”和对“人道的践踏”,那么,改革开放以来,则可以概括为“权力的贪婪”、“物欲的横流”和“廉耻的丧失”(或民众说的“昧良心”)。孟子曾谓:“仁则荣,不仁则辱”;又谓“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”,价值危机之所以极其严峻,就在于它属于“不可活”的“自作孽”!
  先说价值观。人的最大的愿望和他认为不可逾越的底线,则构成了价值观的边界。一个民族的价值观,集中反映着这个民族的心理-精神世界并引导着其前进的方向。如果今天连一些还算有些修养、比较理性的官员或掌握某种权力的人,都是表面上冠冕堂皇,而私下里或实际上追求的刚好相反,无非是权钱色,而不是对国家和民族负责,即使大家都会在公共场所复述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不兑换为切实的行动,也无非是说一些博取民众好感的漂亮话,那就不必说更多的缺少修养、没有价值理性的人,这些人为了个人的升官发财,为了家庭的荣华富贵,没有自己不敢做的事,大量的贪官向我们做了证明,那些一旦发家致富就声色犬马、吃喝嫖赌,甚至欺男霸女的老板或富二代们也向我们做了证明。普通民众、青年学生,被迫地或主动地趋炎附势、弄虚作假、投机钻营、玩世不恭、敷衍塞责、得过且过,除了金钱和自己,什么都不相信的现象  

再说价值秩序。传统中国人的心灵秩序,除了顺乎自然,主要由宗法社会和儒家伦理所支配,形成天地君亲师的价值系统。近代以来,天地祛魅,君被打倒,师道沉浮,惟有至亲尚能维系情感,但也受着金钱和利益的冲击,致使心灵失序,载浮载沉;十年浩劫,终致一片荒芜,而荒芜之上,所能收获的无非功利和迷信而已。中国人由于普遍缺乏一个真正独立而又充实的内心世界,其价值观才完全由社会环境和自身境遇所决定,不能不是世俗的且短浅的。
  中国原来的社会组织秩序是由皇帝和官僚系统构成的金字塔,权力自上而下地行使,资源自下而上地输送,所以,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一步步地爬上去成为“人上人”,主导性的人生价值是通过把别人变成“人下人”来体现的。即使商人也要自己捐个一官半职,或让子女由商而官。现在中国虽然领域分化,出路多元,但政治和行政仍主导一切,官员也仍然处于社会高端,拥有丰厚社会资本,权力更可以谋到几乎一切,当官依然通吃。所以才有几百位大学生争一公务员,十几位教授争一处长的景观。加之现行体制几无民主,故到处可见千人之诺诺,不见一士之谔谔,逆向淘汰严重。整个社会的秩序不是混乱、溃败,就是严重地缺乏公正,这当然会诱发人性之恶,而腐蚀、桎梏人性之善。可怜又可笑的是,我们在价值观和政治文化上的“进步”,往往表现为上一届从“作风”好到不知不觉作风大坏,再到新一届“厉行”“新作风”,让人感觉事情似乎要有变化。但不能不说,多数民众已审美疲劳,有了经验,激不起多大的兴奋,而他们在现实中感觉到的,还是生活的道路越走越窄,看不到未来有多大希望,于是越来越多有能力的人选择出国和移民;无力出国和移民的多数同胞,其消极、懈怠、冷漠、无奈、无助、自私、短视、势利、不诚、无信,和伴随着焦躁、义愤、郁闷、怨恨、离心离德、幸灾乐祸、盲目跟从的情绪、心理和行为

最后看价值形态。传统价值形态主要指“真善美圣”和“自由”五大价值,近代以来“利”已与之并列。对于当代世俗的中国人来说,世界是物质的,人生是感性的,生命是肉体的,根本没有神圣可言,所以对任何事情都无须敬畏,当下的名利和享乐就是一切;而善是软弱、老实和愚腐的别名,除非善也成为追名逐利的资本,只有利才是真实的。于是,价值被理解为利益、价值观被归结为利益观,核心价值也成了核心利益。如此理解的价值形态及其之间的关系,完全是一种颠倒、倒退!不是由低到高,见利思义、见贤思齐,而是由高向低,逐利忘义,不分贤愚!即使从官方所宣传的价值观中,也看不到多少针对世俗价值的理想性、超越性和批判性,更无须说这一宣传的内容与官员们实际的作为反差之大,足以消解宣传的正面功效。
  更可悲的是,“笑贫不笑娼”这一传统社会走下坡时代的末世价值观,在今天重新闪亮登场,伴之以文人的“渴望堕落”“我是流氓我怕谁”和种种不堪的“身体写作”,于是,娼妓、流氓、堕落、肉欲,竟然都成为新的价值形态!我们知道,虽然历史和现实中的娼妓心灵未必肮脏,流氓也未必行为卑鄙,上述宣告及观念,首先是对过去官方政治和意识形态自诩“高大全”、“伟光正”的讽刺与反动,不乏激愤、控诉和批判,有魏晋士人“非汤武而薄周礼,越名教而任自然”的思想解放意义,甚至一定程度上成为新时期新价值的催化剂和助产士,也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日常生活的俗世性,理解人性和人的需要的多样性,以及正确看待价值形态的多元性和不可归结性(如善与美之间、自由与平等之间,有相通之处,但也有质的差异和非同一性)。

  每个人和每个组织都是自己时代的产物,执政者和我们普通人一样,有人性的优点,也有人性的弱点和问题;有开放、开明的一面,也会有蒙蔽和盲点;有讲人情的民族文化心理,还要谋取自己正当的利益,这都是正常的,不必讳言。但问题在于,执政者处于权力的中心,掌握着国家机器,承担着民族责任,其思想言行在整个社会中处于主导地位,其价值观对于民族价值观念和社会价值秩序的形成,亦具有普通人无法比拟的影响力和塑造力,因而,他们不仅应当率先垂范,更应当变革他们处身其中的体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